Moe

漫长又没有目标的徘徊,我有点害怕了。你在哪里呢?会不会其实并没有人在哪里等我,灯火阑珊,最后也还是顾影自怜。

日常一丧

我有时候在想,动物会不会有“唉,每天捕食好累,生存艰难,想自杀。”这样的念头呢?同学们不想去上课,但还是去了,人们不想上班,但还是去了,因为都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是么?或许自己还是和以前那样乖乖听话的好,没有太自主的意识或许会活的比较轻松。按照父亲说的你别想太多,安安分分读完大学拿个文凭就好,折腾这么多干嘛,不累吗?
还......还蛮累的,真的,特别是分裂着一部分精力在上着自己不感兴趣的课以期获得文凭,又分裂着另一部分精力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但没多大进展,有种两头不得好的感觉。可是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样看着那个蜷缩在角落里呜咽着哭泣的小女孩无能为力的沉默,现在我想把她拉过来,尽管这中间好像隔着一道鸿沟,还有几亿光年的黑暗。